2021-12-07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文化 > 伏牛 > 正文

看月亮

来源: 发布日期:2021-12-07   打印
咪乐|直播|平台|官方下载 偶尔也会来一款比较明亮的橘色腮红来让肤色看起来更加健康,亮色系不仅会让皮肤变的更加透亮也能提升少女感,这样的小马哥真的非常可爱了。

    月亮总是最分明的。初生时叫初月,如一弯俏眉清晰明丽。许多人以眉比新月,也叫眉月,是费了心思的。渐丰渐满起来,成为上弦月,也就是半个月亮,不完美,但很真实。又渐圆满,是一个成年人了,光华四射。大概也就在阴历的十四、十五和十六吧,那可是万人仰望的时光啊,犹如头顶上的圣物,让生存的希冀和感情骤然增长。当然,好的景致也就只有三四天,月亮开始衰落了,叫作“始亏”,之后变成下弦月,再往后只在后半夜或黎明时,才显现模糊的面庞——弯眉状,不似美人盛妆的眉,待朝阳一出,有些无地自容了。

    远古时代,人们就有了“天狗吃月亮”的猜想,这是前人对自然现象的原始想象。之后“嫦娥奔月”的传说,可能不是纯粹为了解释自然现象,而是一种“文艺创作”。在人们还不能用科学知识来解释月亮存在的时候,月球是大自然赋予地球最浪漫的礼物。它在寂静的夜空中明净地行走着,在每个人的身边平等地挥洒着,激发了人们对于天空和美好事物的向往。由此,许多民族也有了一个共同的节日,谓之中秋节或者月亮节,并衍生了许多独特的月亮文化。

    恋人们总是托月光表达自己无限深切、缠绵的爱情。“月上柳梢头,人约黄昏后。”要是恰巧天各一方呢?用白居易的话来说,是“思悠悠,恨悠悠,恨到归时方始休。月明人倚楼”。因此,我对王维的“红豆生南国”“此物最相思”一说持怀疑态度,总认为最相思之物当属月亮,因为它比红豆更能使人“触目”,更具新奇和美感。北国可能没有红豆,但北国有月亮。只要月华永恒,相思也将永恒。所以有“床前明月光,疑是地上霜”的感慨,有“露从今夜白,月是故乡明”的感觉,有“月解重圆星解聚,如何不见人归”的感怀……用现在的话来说,真可谓“你问我爱你有多深,月亮代表我的心”了。

    看月亮是件美妙的事儿。它出来时,众皆翘首。东方有一片云,或是波涛,或是一缕烟,抑或是一抹浅山。它从那里慢慢含笑而出,准时爬了上来。屈原唱过:“美人既醉,朱颜酡些。”难道就是这种模样吗?说“酡”似乎有点过分,只是它的颜面暂时不再那么洁白而已,但这只是初露面目时候。它往中天走去,告别了山和海,像超级名模走向T形台一样“进入了状态”。如此丰满华丽,如此容光焕发。

    满天的星斗都知躲避,云丝远去,蓝天被它独占,分不清是“如日中天”还是“如月中天”了。它在中天,而且是一轮满月,用什么样儿形容?说它冷光,说它清辉,都可以。又冷又清,把我的影子照得扭曲、缩短、变形,让我变得模糊而又难看。它是故意显摆的吧。看着它那脸色越来越苍白,身体都瘦损了一圈儿,那份俏、那份傲、那份冷,那份目无下尘,当然还有那份美,我很久都找不到一个合意的词来形容它。

    月到中天时,它酷得不行、帅得不行、拽得不行,让人浮想联翩,又慨叹人生能有几回这样的洒脱。当它向西去的时候,就渐次变得平常了。待赏它的人们睡去了,星斗渐渐出来,西方的天色也不如早半夜那么蓝,也无力去衬托,它便不那么鲜丽了,看上去很疲劳,成了一个“老去春光无处寻,西风瑟瑟冷霜侵”的人儿,光鲜劲儿全无。

    它在沉下去的时候,一定想温和一点儿吧,无奈却又笑不出来。况且,如它所有的生活一样,东方的微明总能使它变成微不足道的角色。西去的当儿,它便走完了一天。自然,月亮的美丽和神圣也总是容易让人伤怀。人在月明月圆的时分,总是容易去想人生中的一些不圆满的事情,想一些磨难、挫折、约束和不幸。“人有悲欢离合,月有阴晴圆缺,此事古难全。”月亮一趟趟走过漫漫长空,我曾以为那是悠闲散淡的,殊不知,悠闲中有一种使命感在鞭策:赶路,把光明带给黑夜。我想,每个人也都是走在路上,追赶着朝霞晚晴。夜月阴晴圆缺,谁能得到圆满的答案?我以为,只要是在行走,那便问心无愧。

    一个从来没有仰望过月亮的人,也许是个不懂得美的人。所以,抽空去看看月亮吧。


百度